主页 > 优美散文 > 经典散文 > >那些年我们闹春耕

那些年我们闹春耕

2017-06-27 11:42  作者:Mr Lee   经典散文

  今年5月20日里村大队知青首次欢聚,知青超红将当年拍摄的耕育秧相片发上微信知青群,顿时引起大家赞赏。我问超红相片来历,超红饶有兴趣地说:“40多年前正值春耕生产关键时期,市文化局派人到农村采访知青劳动情况,看到我和社员们正忙于春耕育秧,于是我有幸被拍摄了。”“你充满朝气、形象气质佳,符合那年代以圆脸为美的审美标准,所以你被选上了。”我高兴地赞美她,并叫她好好珍藏,作为传家宝。
 
  看着相片里社员们劳碌整理育秧地的场面,我思绪一下子穿越了时空隧道———那些年我们闹春耕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。
 
  “微众卉新,一雷惊蛰始,田家几日闲?耕种从此始。”唐代诗人韦应物《观田家》五言律诗的前四句,将古代农夫自惊蛰始,终岁辛劳进行了简明描述,也符合当年我们知青下乡时的劳动情景。
 
  自惊蛰之日起,农民就没有“几日闲”,整天起早摸黑的忙碌于农活。早上老农赶着放牛娃喂饱嫩草的水牛,肩扛着犁耙,慢悠悠地来田头,开始一天的劳作。老农一只手握着牛绳,另一只手扶耙,吆喝着水牛在水田里耙田,就像梳理头发一样,在田里来回转圈,梳理平整田块,粗大的泥块被捣碎了,变成软绵绵的泥土。此时,我虽然不会赶着水牛耙田,但会驾驶“铁牛”(工农十耙田机)在田里来回转圈耙田、平整田块。驾驶“铁牛”耙田的劳动强度十分大,需要双手控制机把手,一脚深一脚浅地在水田泥浆里行走,全身沾满泥浆和汗水,还要不分昼夜赶春耕耙田,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劳,理解到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含义。
 
  农民荷锄走向田野,田畴上就热闹起来了。农民用锄头锄田埂草、筑田埂,春耕迹象因此愈浓。农谚云:“到了惊蛰节,锄头不停歇。”知青们除“锄头不停歇”外,还要“不停歇”地按当时的说法———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改造非无产阶级世界观,晒黑皮肤、炼红心。
 
  “布谷飞飞劝早耕,春锄扑扑趁初晴。千层石树通行路,一路水田放水声。”清代诗人姚鼐的《山行》七言绝句诗,描写了一幅生机盎然的山乡春耕场景。记得那些年,一到春耕时令,生产队长安排我晚上泵水灌田这带有一定技术性、工分又多的农活。我和农民兄弟将水泵安装在田埂上,听着轰隆的马达转动声,听着河水唱着欢快歌儿,哗啦啦地流入田野,便开始夜间巡查灌田的情况。深夜,我们以田埂草地为床,天幕为被,月亮、星星和蚊虫陪伴,露宿荒郊野岭。清晨,春雷阵阵,我头戴竹笠,身披蓑衣,荷锄巡查灌田水情,风里来雨里去,用自身的坚毅与勤奋在风雨中逐步适应农村的艰苦劳动。
 
  人勤春来早,春耕播种忙。在五邑侨乡,早造水稻插秧日期多在春分之后,而之前要选谷种、浸谷种,做好秧田育好秧。知青超红相片反映的正是农妇们忙碌整理秧地,将浸好谷种均匀撒在育秧田上的场景。超红头戴五邑侨乡特式的竹笠,身穿时尚青年装,手抓谷种摆出播种姿势,笑盈盈的脸上透出青春的朝气,充满活力,难怪被摄影师选为投入春耕劳动的知青形象代表。
 
  到了“农事催人未遽央,种秧未了插秧忙。”的时候,生产队社员们多以亲戚为小组承包插秧田块。社员们将一捆一捆秧苗均匀地抛向秧田,按列距、行距有条不紊地插着秧,一下子,水田里呈现排列整齐的绿色秧苗阵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,将一块块水田点缀得如诗如画。
 
  我们知青下乡时多是16岁的花季少年,在贫下中农的指导下,也能弓着背,弯着腰,左手拿着秧苗,右手分秧、插秧。其实,插秧是简单体力劳动,只是我们一时难以适应劳动的强度和环境。我们累了,直起身子,用手捶打疼痛欲断的腰,抹去额头、脸颊流下来的汗珠,口里骂着这毒辣的太阳把头皮晒爆,抓紧机会休息;口渴了,走上田埂,在附近捧几口山泉或河水尽情喝足,补充水分;双脚被蚂蟥咬得鲜血淋漓,吐口水止血、清除蚂蟥。夜幕降临,田野上空雾气弥漫,我们拖着疲惫、饥饿的身躯走上田埂,累得腰酸背痛、浑身上下像散了架似的,此时心里想的是赶快回家煮饭、冲凉休息,哪有闲情逸致去欣赏那满眼翠绿的秧田呢!
 
  “大家先拍摄集体照,然后吃饭欢聚。”知青群主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沉思。知青们在酒楼大厅悬挂《回望青春岁月,重温知青情怀》红幅下,集体合照,留下美好的回忆。
 
  这次知青欢聚,我第一次见到不少65年下乡的老知青,他们已经迈入古稀之年了,满脸皱纹镌刻着岁月的沧桑。我想,当年他们闹春耕一定要比我们年轻知青经历的要艰苦。知青们闹春耕只是知青经历中的花絮,更多的如知青作家叶辛说:用汗水和眼泪、苦涩和艰辛、希望和憧憬,在蹉跎岁月中度过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知青经历会逐渐被人们遗忘,但我们知青为共和国建设奉献的青春年华,与共和国一起风雨兼程的艰苦岁月,将永远铭刻在共和国的历史上。

那些年我们闹春耕
http://www.yueduw.net/jingdiansanwen/1354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