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优美散文 > 经典散文 > >烟花易冷节最伤人

烟花易冷节最伤人

2017-06-22 10:48  作者:寒梅   经典散文

  寂寥的暗夜,如果没有圆月和繁星的点缀,是否显得更为广谬和空落,凄冷和悲忧,更那堪这是残冬的深夜。
 
  有多少逝去的岁月,多少狂热的青,多少如梦的华年,静静地流向时空的隧道,争先恐后向那奔涌而去的往往是最美的时光
 
 
  多少容貌,多少旧梦,统统被抛弃在旧日的时光里,仅存在尘世间是渐入苍老的面容,那像刀子一般刻上的皱纹记载着岁月的沧桑印痕。
 
  谁把旧梦成暗香?
 
  谁让痴情变枯黄?
 
  昨夜一梦竟然青丝染秋霜。
 
  一年又去了,容颜又老了,形容瘦里昨日青春又去哪了?最不堪回首的竟是青春的记忆,最难抓住的往往是最难忘的时光。
 
  曾经握过一瞬间的最美,女儿还在襁褓之中,她晶亮的双眼如黑钻,用懵懂无知纯洁的双眸探寻在黑夜的光明,我抱着她紧挨着你,你温润如玉的笑璀璨了整个夜空。除夕的夜,尽管有些幽深却因你执着烟花的手拨亮了整个世界,阳台上的三个人呼出的热气都可以温暖整个夜空。
 
  当烟花的清丽响起,它盛开在黑夜宛如一朵朵硕大的花儿,然后纷纷坠落在高远的天幕下,那一瞬间最美最炫,像极了短暂的人生。
 
  美丽是最为奢侈的东西,它来的匆匆,去的也匆匆,烟花易冷易谢,但我们依旧固守等待,明年,它仍然会如期而至,快乐是生活里最好的仰望。
 
  所以十三个除夕夜,美丽绽放了十三次,---可是,那个为我和女儿点燃烟花的人去哪了?那个守着一朵又一朵绚美的人去哪了?静静的天台上早已没有你的身影,徒留一地的寂寞清冷。
 
  你在那个我未知的世界里,可否感知凡尘之中我遥望天际时沧桑疲惫的心,可否在那个天堂之上看到我绝望的双眸?
 
  当时钟接近午夜,当搁下键盘,拥抱着夜空中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眼球吸尽一朵朵炫目多彩的烟花,我知道,除夕夜的繁华被它们点缀得活色生香,在硝烟弥漫的午夜里,在烟花渐退的灼热里,它们终于完成了祝福人类的使命,落幕得意犹未尽却也尽显芳华。
 
  它们终归要去的。
 
  除夕夜姗姗而去,伴随一阵阵渐急的丝敲打窗棂,新的一年来临了。
 
  尽管它很伤人,可明天还将继续。
 
  你,在夜空中,看得见我吧。
 
  ------(这是一份迟到的怀念,但,请相信,我不曾忘了你)

烟花易冷节最伤人
http://www.yueduw.net/jingdiansanwen/13475.html